这个人很累,没有留下介绍。

Relationship

随笔,有关曼森/蒂塔的离婚。粉丝猜测,对话情节纯属虚构。

他在正值十九岁的女孩儿身边,在他和现在妻子的卧室的大床上迎着白色的日光醒来时,他就知道有什么事已经发生改变了,而他无法挽回。

他没想到是这样结束而已。

“你看到新闻了?”乐队成员打电话给他,他平日手机都不怎么用,这电话难得一见地开机带在身边。对面的人唏嘘道,“老兄,这可真够惨——”

他不知什么时候掐了电话,让不安和对未知与心知肚明的胆怯与恐惧在腹腔里沉沉落下。

他去买了报纸,在娱乐新闻那版看到那条颠覆了他的今天的消息。他的脑子一片空白,哦,Dita Von Teese在电视里说要和Marilyn Manson离婚,起诉离婚,而

这是我错过时间最长的一次生贺…
给阿奇过的第六个生日!♥

《Right,Left and God》第三章——B线

前文和说明请戳Right Left and God此tag或者我的主页查看。

3.

九月的第一个早上,Mercury是被室友Eminem摇醒的。他睡得有点死,错过了闹钟,Eminem都洗漱好了发现他还在蒙头大睡,便毫不留情地把他拍了起来。

Mercury把凉水泼到脸上,促使自己从刚刚模糊的梦里清醒过来。学校的镜子本应该叽叽喳喳吵个不休的,但他和他的室友早就不堪其扰——找了个咒语让这该死像鸡叫的镜子闭嘴了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Enemiem敲了敲盥洗室的门。一般来说是三人一间宿舍,但他们年级这么一分正好剩下他俩,于是他们两人住同一间宿舍,还有个独立的盥洗室。Eminem是外号,Mercury...

《Right,Left and God》基本介绍 1.2

白鹿先生:

占tag抱歉


这是一篇关于各个时期的曼森一起到美国魔法学校上学的故事介绍。文章将由白鹿与许言磬合写完成,连载更新,圈地自萌,与正主无关
以下“我”指白鹿,“我们”指白鹿跟许言磬。

脑洞来源背景:
最开始我的构思设想,仅仅是单纯的想写个以学校为背景的曼森水仙。但是涉及到不同时期的曼森,而我又想描写一些资历压制,所以会有年龄跨度,这就意味着他们不能在同一个年级(班级)读书了,反而失去了最大的乐趣。
于是为了弥补这点不足,我在许言磬的建议下大胆的选择了hp背景(不同年级依旧会有很多互动和交流)。并且为了能够更饱满的呈现整个人物关系背景,文章会选择双线的方式,根据之前群里对主视...

《Right,Left and God》第一、二章——B线

祝大家新年快乐!

B线:Holy Wood线
关于本文说明,请移步Right Left and God此Tag下第一篇。或点击此处查看

简单食用说明:
Holy Wood时期——Mercury
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——Grote

1.

暑期终于快结束了。

Mercury的笔的笔尖在羊皮纸上倏地一抖一戳,一摊墨水突兀地晕了开来。他烦躁地把这张写废的垃圾团成一团,往后一丢,让它和它众多的兄弟姐妹一块躺在地上。他干脆一推椅子往后靠去,伴着椅子腿剐蹭地面的刺耳嘎啦声,抬头望向窗外的夏日午后。

居住地的夏日所幸称不上炎热透顶。午后的阳光刺眼明亮地灼着外头的一切,但...

上次摸的圣木( ´﹀` )
马脸男子太难画了。…

太阳

我写语文卷写的灵感迭起,虽然语文题很恶心(??)
去年没写完的第二篇随笔。

我养了一条狗。

我们俩曾相依为命生活在铁与水泥的牢笼中。天是望不见尽头的黑色,世界上寂静的,我们穿着黑色的防护衣,用它包裹住身体的每一寸,在架子中穿梭,从这头走到那头,然后戛然而止,原路折回。

我曾经在书上读到过太阳,他们说太阳是炽热而令人战栗的,耀眼地将金子撒在大地上。我非常喜欢他们的这种描述,但我的狗对此不屑一顾,它说那都是骗人的。

我的狗总是反对我说的东西,它喜欢这样。我也喜欢这样。

我的狗也喜欢读书,它喜欢读没有空白的书,常常一琢磨就是一个下午。空白里包含着很多秘密,它神秘地嘲弄着对我说,如果一个人看不...

祝胖子生日快乐🎂!
刻了颠倒天堂的logo作为生贺。时隔近半年终于又摸了把刻刀,用的是囤积多年的夜光橡皮…。
新的一年新的一岁,希望他,瘦一点。身体健康,不要作死。

…我在这里也存一下吧。
17下半年的随笔。

      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亦不知道该什么时候结束。

       他在荒凉的街边地上醒来,茫然无措地用一双惶恐的眼睛打量这个世界。地球是同一个地球,清晨的街道上寥寥无人,行人在距他很远的地方走着,远去,向初生的旭日那飘去。

       他看见露水在沾染油漆的绿叶上滚过,停留,麻木地滑落。他颤抖着站起来,两手空空,脑子也空空,只得木讷地张开嘴,好像时...

1 / 3

© Monsoon. | Powered by LOFTER